保护长江源生态是头等大事

  玛曲乡如来村的格拉丹东姜古迪如冰川,静静地流出长江源头第一股水。
  翻越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如梦幻般,一年四季里,这里基本处于漫漫冬日。
  过安多县雁石坪镇,一条砂石路直抵距安多县政府270公里外的玛曲乡政府所在地,从乡政府所在地玛尔鲁古塘草原再往北,地处青藏交界的长江源头格拉丹东,仿佛从遥远的天际飞来,在青藏高原的腹部,隆成皑皑白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那首流传了近千年的宋词,在这里,走出课本,走进现实。
  为守护好这片净土,保护生命之水,玛曲乡党政干部、教师、学生,以及世代驻牧于此的群众有了一个天经地义的任务,他们个个都是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的忠诚卫士。
  玛曲乡党委书记朗卡江村说:“这里较为完好地保存了自然界和人文界的原景状态。我愿意尽最大努力守护这里的生态环境,这也是生活在这一区域牧民的心声。”
  记者了解到,这些年,来自青海的相关活动人员数次试图进入格拉丹东,都因没有相关审批手续被阻拦劝返。而劝返者就是玛曲乡党政干部、牧民等组成的长江源生态保护巡护队。
  玛曲所辖2.64万平方公里,多数时候没有手机信号。望远镜和对讲机成了牧民和乡镇干部联络的“法宝”。只要有车辆、外人进入视线,散落在玛曲原野的牧家就会通过对讲机向最近的牧户报告,一层一层,直到传达到乡镇一级。
  记者一行到达玛曲乡采访时,正遇安多县政协主席布俄玛一行调研,他们的车陷在姜古迪如冰川附近,乡里派人派车用两天时间才捞出深陷泥潭的车辆。
  在玛曲原野,牧户之间相隔甚远,地理条件复杂,车辆容易迷路,常有外来车辆陷入沼泽和滩涂。
  这也是朗卡江村等人担忧的事情。陷车者求救,乡干部和牧民组成的应急救援分队需要及时出动,才能最大限度地挽回损失。“而被陷车辆留下的印记几年甚至十几年都还在那儿,对生态造成的破坏难以恢复。”朗卡江村说道。
  作为当地人,朗卡江村对格拉丹东有着特殊感情,他说:“保护长江源生态是当地的头等大事。”
  “县里每年下拨20万元的长江源保护资金,修通一条直达冰川的路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刻意不修,目的就是拦住蜂拥而至的朝圣者。”安多县县长扎西平措如是说,现在玛曲乡所辖6个村,人口2825人,有120名生态环境管护员,还有20名干部成立的突击组,责任是巡查、救援,清理白色垃圾等。
  世代生活在玛曲乡玛索日村的牧民索朗边觉在去年第一次作为牧民生态保护巡护队员来到格拉丹东姜古迪如冰川时,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震撼。他说:“我亲眼见过后才有一种必须要守护好它的责任感。”(记者 王晓莉)
来源:西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