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变森林 后代好乘凉

    越来越多的种子被播撒在中华大地,说不定今年你种下的这棵小树苗,会是日后子孙后代乘凉的地方。今年3月12日和3月21日,是第39个中国植树节和第5个国际森林日。刚刚过去的一年,国土绿化取得积极进展。据国家林业局日前发布的《2016年中国国土绿化状况公报》显示,2016年全国完成造林678.8万公顷,森林抚育836.7万公顷,沙化土地治理192.9万公顷。
  从水土流失严重,一颗种子无法找到土地扎根,到人们退耕还林,将种子播种进土壤。再经过人们的科学培育与经营,成为示范林,防风固土,成为旅游景点,直至造福千秋万代。
  全国绿化委员会副主任、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通过加快推进国土绿化行动,深入实施林业重点工程,积极开展森林城市创建活动,使造林绿化步伐明显加快。2016年全国完成造林1.02亿亩,超过三年滚动计划年均任务。三北工程启动两个百万亩防护林基地建设,京津风沙源治理和长江、沿海等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进展顺利,新一轮退耕还林进度明显加快。重点沙区开展灌木林平茬抚育试点,新增沙化土地封禁保护试点县10个,启动新一轮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湿地保护得到加强,恢复退化湿地30万亩,退耕还湿20万亩。到目前全国有180多个城市开展了国家森林城市创建活动,其中有118个获得‘国家森林城市’称号,有26个省区开展了省级森林城市创建活动。”
  添绿
  义务植树总数达2亿株

  2016年3月26日,百余名国家省部级领导干部,拿起铁锹培土围堰,扶苗踩实,提桶浇水,每道工序都干得一丝不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繁忙劳动,部长们新植的1400余株油松、白皮松、银杏、海棠迎风挺立。这是去年共和国部长义务植树活动的场景,部长植树活动已经坚持了15年,累计义务植树31500棵。
  1981年,经邓小平同志提议,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决议》。义务植树运动到今年已开展36年了。国家干部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广大群众也积极参与到义务植树的活动中来。如今,全民义务植树在全国各地蓬勃开展。截至2015年,参加义务植树的总人数达9189.5万人次,植树总株数达2亿株。
  国家林业局造林司造林处处长王恩苓表示:“我国的全民义务植树运动堪称世界上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成效最显著的生态建设,是世界林业发展史上的伟大创举,也是世界造林绿化的一个奇迹。”
  以前,义务植树活动虽大规模开展,但树苗的存活率却并不可观。近年来,国家一方面继续大力倡导全民植树,另一方面也更加重视栽后护苗的工作。曾经“年年栽树不见树”的难题,在各地得到有效的解决,义务植树活动种下的树苗存活率也大幅提高。2014年,广东省清新区共义务植树100万株。该区林业局工程师黎伟强称,经过近一年的抚育,去年树木成活率达到了95%以上。
  护绿
  工程造林到生态修复

  驱车行驶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的公路上,廊道两侧栽种了整齐的行道树,许多地方还栽有景观树种。已是初春,这些树的枝头都抽出了新芽。过不了多久,这里定是满目葱郁,绿波荡漾。2016年,为加快冬奥会赛事核心区绿化,河北省高标准实施奥运核心区、迎宾廊道、京张赛场连接线等绿化工程建设,完成造林绿化36.8万亩。张家口市正是依托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国家重点生态工程的实施,使得崇礼区的生态状况得到极大的改善和修复。
  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与天然林保护工程、退耕还林还草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三北和长江中下游地区等重点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重点地区以速生丰产用材林为主的林业产业基地工程并称为中国林业六大工程。这六大林业工程有力地推动了造林绿化事业的发展,不仅是对我国林业建设工程的系统整合,也是对林业生产力布局的一次战略性调整。目前,部分工程已经进入二期建设阶段,建成后,将对我国的生态面貌有根本性的改观和修复。
  促绿
  林权改革解决林农困境

  这两年,东北虎、远东豹、猞猁等国家珍稀保护动物不时出没于大兴安岭。从“限制伐木”到“停止伐木”,人退林进,还给了那些野生动物一片自由的天地。这一切应该得益于国家林业制度的改革和完善。
  2015年3月,国务院印发《国有林场改革方案》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围绕保护生态、保障职工生活两大目标,积极推进政事企分开,创新森林资源监管体制和管护方式,推动林业发展模式由木材生产为主转变为生态修复与建设为主、由利用森林获取经济利益为主转变为保护森林提供生态服务为主。
  2008年国务院颁布《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标志着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向全国迈进。在保持集体林地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把林地承包到户,实现“山有其主、主有其权、权有其责、责有其利”。2011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又取得重大进展。深入推进林权流转,积极培育新型林业经营主体。明晰产权任务基本完成,确定了200个农民林业专业合作社示范县,合作经济组织达10万多个。制度的改革有效地解决了林农“我山不种我树,我树不能我砍,我砍不能我卖,我卖不能我得”的困境。
  多年采访林业的资深媒体人高严认为:“义务植树是动员广大群众参与造林绿化,造林工程是精准滴灌、针对具体区域解决问题,制度改革则培育壮大保障了植树造林的专业队伍,三管齐下,收效显著。”(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