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汇造林,为自身碳排放埋单

  应对全球气候变暖,世界各国都在提倡低碳生产和低碳生活。从一定程度上讲,这是一种被动的举措,有些被迫无奈。相比之下,种植碳汇林,把自己排放的二氧化碳吸收掉,则更显得主动。对一个企业或个人来讲,捐资购买碳汇,多种植“碳汇林”是最便捷有效的办法之一,这样做既能实现“碳中和”,还能得到生态、社会、经济上的多重效益。

  为了“汇”碳,森林被委以重任

  碳汇造林是指在确定了基线的土地上,以增加碳汇为主要目的,对造林及其林木(分)生长过程实施碳汇计量和监测而开展的有特殊要求的造林活动。与普通的造林相比,碳汇造林突出森林的碳汇功能,具有碳汇计量与监测等特殊技术要求,强调森林的多重效益。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其评估报告中指出,林业具有多种效益,兼具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双重功能,是未来30年到50年增加碳汇、减少排放成本较低且经济可行的重要措施。据相关资料表明,林木每生长1立方米蓄积量,大约可以吸收1.83吨二氧化碳,释放1.62吨氧气。我国政府曾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庄严承诺:大力增加森林碳汇,争取到2020年森林面积比2005年增加4000万公顷,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13亿立方米。

  最大困境,公众认识不足

  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山西专项基金目前已筹集碳汇资金5000多万元,在全省36个市县及单位营造碳汇造林4.3万亩,预测可吸收二氧化碳达33万吨。

  但是,业内专家认为进展并不快。在山西这样的能源重工业大省,有这么多的高耗能、高排放企业,一年筹集碳汇资金5000万元造林也不算多。

  山西省林业厅造林绿化管理处处长黄守孝介绍,发展碳汇造林在山西面临的最大困境是公众认识上的不足,社会参与的面还不够广泛,主要原因是各级宣传发动还不够到位。

  一说到应对气候变化,人们就想到低碳。但我国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单纯强调节流还不够,更需要开源。企业和个人应该树立一种意识:把排放的二氧化碳存起来、吸收掉,主动消除碳足迹,力争实现“零排放”。

  目前,山西省内已经有这样的先行者。

  潞安集团捐资1100万元用于碳汇造林,被称为“有担当、有远见的企业”。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省改革创新研究会会长吕日周的家庭为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山西专项捐赠5万元购买碳汇,成为省内当年第一个实现“零排放”的家庭。第一位实现“零排放”的公民,是慕名来太原捐资10万元购买碳汇的忻州市河曲县榆立洼村党支部书记张福田。山西省绿化委员会和省林业厅联合表彰了10个争创“零排放”的先进单位。

  今后,山西省还将出现更多的“零排放”企业、“零排放”单位、“零排放”学校。

  碳汇“交易”,蕴藏巨大商机

  相比传统林业,碳汇林业具备“交易”的潜质,蕴藏着巨大商机。

  森林通过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相对工业,碳汇成本较低,有“绿色黄金”之称。据预测,2020年,全球碳市场交易额将达3000亿美元。

  业内专家、学者对林业碳汇前景表示看好。据了解,截至目前,全国已确定7个碳汇试点。去年底,国家林业局在浙江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正式启动林业碳汇交易试点,阿里巴巴集团以18万元购买了1万吨林业碳汇指标,成为国内购买林业碳汇的第一笔交易。

  企业和个人捐资碳汇,可以积累碳信用指标,未来国内碳交易市场成熟后,不仅能够抵减一定量的碳排放,而且还有望进入碳市场进行交易,获得“博彩”的机会。特别是对于企业,是一种长远投资,是为企业储存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碳汇“交易”对于创新林业发展机制,建立森林生态效益市场化的新机制也十分有利。集体林改后,农民获得了林地和林木所有权,虽然短期内难以从中获得经济收益,但如果能使森林的生态服务功能价值化,就可以弥补森林经营周期长、短期没有经济收益的问题。同时,企业通过捐资碳汇帮助农民造林或者搞好森林经营,将来树的延伸产品价值就可以归农民所有,企业可以从中积累碳信用指标,为企业未来发展储存了更大的生存空间。(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赵雁屏;通讯员:武俊鹏、毕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