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木头经济到生态经济——两个伐木者的转型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长江上游金沙江流域生态集丰富、独特和脆弱于一体,保护的任务十分艰巨,而沿岸森林涵养水分、保持水土的作用尤为重要。1998年国家全面实施天然林禁伐后,流域各地从“木头经济”转型为“生态经济”,数十万名林业工人从此由砍树人变为种树人、护林人。

  

\

  云南丽江束河古镇 古道藏家 庭院白塔(陈鸿燕摄)

  初春,行走在云南丽江束河古镇,龙潭潺潺流出的清泉穿过菜园田边,流经房前屋后,从桥下缓缓流过,流进金沙江。

  尽管还没有到旅游高峰,但泽仁农布和妻子刘尚英似乎比平时更忙碌:一方面,他们的藏文化推广公司在丽江、香格里拉、昆明的三个分公司亟需提质增效;另一方面,他们已经跟另一企业联手,与迪庆州政府签订协议,投资打造小中甸5A级景区,同时谋划搭建迪庆高原中药饮片交易平台。

  

\

  (泽仁农布 供图)

  泽仁农布说,现在老家环境保护得非常好,生态恢复了,客人越来越多。人流物流多了、商机就多了,企业就好做了。

  在丽江石鼓镇,原本从北向南奔腾的金沙江转头向北,形成“万里长江第一湾”。这一带山林密布,自古就盛产优质珍稀木材,早年间为了运输便利,这些木材被砍伐后直接放进江里,顺流而下,最远可以到达南京、上海等地。砍伐的鼎盛时期,成千上万的巨木在江中翻滚,场面壮观。泽仁农布1989年开始跑长途运木材,1995年投资1000万建了一个综合木材加工厂。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国家实施了长江流域全面禁伐天然林,森林工业企业关、停、破、转,各地“木头财政”的格局被打破,泽仁农布木材加工厂也只能关门停业。说起这段经历,他并不是特别遗憾:“木头越砍越少,越来越枯竭,路越来越窄。天然林停伐以后,2000年我们俩在香格里拉市开了一个餐厅,做得非常好,叫民族风味路。”

  在云南,天然林禁伐带来的阵痛之后,云南省实施了“七彩云南保护行动”,森林资源逐渐修复,香格里拉、丽江等景区越来越受欢迎。泽仁农布和妻子除了藏餐厅,还开过酒店、旅行社,一路苦心经营,但都还算顺利。

  

\

  洪雅林场(张江元摄)

  与丽江直线距离500公里、同处于长江上游流域的四川洪雅林场,同样被禁伐政策改变命运的伐木工人巫炳松并不轻松。他说,天然林禁伐确实让他吃了很多苦。当时工资大概就200多块钱。最大的一个感受:当时最困难的时期,一说是林场的人,女的肯定是嫁不出去;男的肯定娶不进来。说白了就是身份地位各方面都很低下。说是林场的,感觉自己都说不起话。

  以“木头经济”支撑的地方财政面临困境,四川洪雅的林业工人逐渐下岗、分流,留下来的员工苦苦挣扎。而在这个时候,云南迪庆的泽仁农布已经开始把触角从旅游业延伸到文化产业,受益于良好生态带火的旅游业,他越发意识到保护森林的重要。绝对是生态经济好。以旅游为依托开展藏文化茶马古道文化传播,最主要做的是藏医学文化。现在已经做了十二、三年,在丽江的旅游板块里做得还可以。

  四川洪雅林场森林公园里,巫炳松也终于迎来转机:“入这片森林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以欣赏的眼光,来看待大自然赋予我们的一切景观……”

  他现在的身份是洪雅林场综合管理处处长,多年林业工人的经历,让他成为森林公园里专业的讲解员:“你看这个苔藓,滴了多少水它都没有流出来,它对水分的涵养作用是巨大的。这是一个微观的森林环境,放大了这片森林它能给我们储存多少水呀!这个水绝对是干净环保的。”

  

\

  凌晨 记者采访洪雅林场综合管理处处长巫炳松

  新兴的森林康体旅游产业为洪雅林场注入活力。2013年,玉屏山旅游开发公司成立,引进高端户外拓展项目,200多万亩森林中以各种特产为代表的林下经济也同步发展。许多十几年前下岗、分流出去的员工陆续又回到林场。

  巫炳松说:“现在挺好,虽然说我们的身份还是林业人,待遇提高了,社会认同感也高了。就像开玩笑说你城里面人比不上我们。我们生活在这个地方,吃的是生态食品,呼吸的是新鲜空气。我们住的环境也好,收入已经也还可以。比较满足。”

  作为长江上游水源重要的涵养区,保住森林也就建立起了生态安全屏障。巫炳松希望更多的人加入他们的行列:“现在我们还在慢慢找一些志愿者,公益宣传和推广这个保护意识:认识森林、感受森林、亲近森林、保护森林。”

  (原标题:[我的长江]从木头经济到生态经济——两个伐木者的转型;本文来源:央广网丽江4月13日消息;记者张江元 陈鸿燕)